跑腿代購“止痛藥”構成販賣(mài)毒品罪 浙江法院:從嚴打擊涉麻精藥品等犯罪

  幫別人跑腿代購“止痛藥”,結果成了販賣(mài)毒品?在第37個(gè)“6·26”國際禁毒日到來(lái)之際,浙江高院召開(kāi)第十次毒品犯罪審判工作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,專(zhuān)門(mén)介紹浙江法院2021年以來(lái)審理麻精藥品、“笑氣”等犯罪案件情況,并發(fā)布十大典型案例。

  2019年,周某某在治療腎結石時(shí),對麻精藥品產(chǎn)生藥物依賴(lài),頻繁開(kāi)藥,后被醫院發(fā)現,不予配取藥物。于是,他找到了職業(yè)跑腿人富某某,約定在正常跑腿費的基礎上,再每單加幾十元不等的跑腿費,讓富某某編造結石痛、腰痛等急需麻精藥品止痛等理由,去醫院開(kāi)出麻精藥物后交給他注射。2020年1月至2022年3月間,富某某為周某某共計開(kāi)具地佐辛注射液、鹽酸曲馬多注射液115次,獲取“跑腿費”5580余元。青田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,富某某以牟利為目的,多次販賣(mài)國家規定管制的麻精藥品,其行為已構成販賣(mài)毒品罪,情節嚴重,一審判決富某某有期徒刑4年3個(gè)月,并處罰金10000元。

  “麻精藥品具有雙重屬性,在正常發(fā)揮醫療效用時(shí)屬于藥品,被濫用時(shí)則成為毒品?!卑l(fā)布會(huì )上,浙江高院審判委員會(huì )專(zhuān)職委員薛海華介紹。近年來(lái),一些不法分子將麻精藥品作為傳統毒品的替代物進(jìn)行販賣(mài)、吸食,社會(huì )危害很大。浙江法院堅持從嚴懲治麻精藥品流入非法甚至涉毒渠道的犯罪活動(dòng)。2021年以來(lái),共審理涉麻精藥品刑事案件97件,占全部毒品案件的4.14%,審理非法銷(xiāo)售“笑氣”案件115件,非法銷(xiāo)售含有禁用物質(zhì)的減肥產(chǎn)品案件30余件。其中“笑氣”類(lèi)案件占比最高。薛海華介紹,“由于年輕人沒(méi)有認識到‘笑氣’具有與毒品一樣的危害,被稱(chēng)之為‘奶油氣彈’‘快樂(lè )氣球’而濫用。浙江法院對非法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‘笑氣’的行為,以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罪定罪處罰?!?/p>

  此外,案涉麻精藥品種類(lèi)呈擴增趨勢。在司法實(shí)踐中,浙江法院對出于非法目的購買(mǎi)、銷(xiāo)售、制造麻精藥品的行為,以走私、販賣(mài)、制造毒品罪追究刑事責任;對于行為人明知是國家管制的麻精藥品而向他人的飲料、食物中投放,欺騙他人吸食的,以欺騙他人吸毒罪追究刑事責任,對于有證據證明行為人為實(shí)施猥褻、強奸、搶劫等犯罪而欺騙他人吸食麻精神藥品的,按照處罰較重的罪名追究刑事責任。